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详细内容

台北藏颜真卿《祭侄文稿》借展日本合适吗?

 上个月,日本所藏传为颜真卿所书的 《楷书自书告身》在上海博物馆的“董其昌大展”上匆匆展出十多天即撤回日本——因为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筹备多年的“颜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笔”特展将于1月16日开幕。

东京的这次大展一大亮点是将展出从台北故宫博物院借来的“天下第二行书”颜真卿公认真迹《祭侄文稿》以及唐代怀素的《自叙帖》, 由于借展文物十分贵重,让公众质疑这一赴日展出是否符合程序,并称“台北故宫对日本真的太大方了”。

台北藏颜真卿《祭侄文稿》借展日本合适吗?

“颜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笔”展览海报

台北故宫藏品《祭侄文稿》借展日本,到底妥不妥?

近日,东京国立博物馆在网站上推出了精美的展览信息,从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展览分为六章节,第一章“书体的变迁”,主要介绍中国书法从篆书、隶书到楷书的转变;第二章“安史之乱前后的唐代书法”,第三章“颜真卿的活跃”,将王羲之的书法通过唐代规范的演变再次回到了表达自我情绪的书写状态,其中来自台北故宫《祭侄文稿》(758年)和怀素的《自叙帖》(777年)首次在日本展出,此外,颜真卿的《千福寺多宝塔碑》(752年)、怀素的《小草千字文》(799年)也是此次展出的重点展品。

台北藏颜真卿《祭侄文稿》借展日本合适吗?

颜真卿,《祭侄文稿》,台北故宫藏

展览第四章回到了日本,讲述日本书体受唐代书法影响,展出日本平安时代的空海、嵯峨天皇等人的书法作品,其中京都国立博物馆藏僧人空海的《金刚般若经》是日本国宝级的展品

然而,展览还未开幕,颜真卿的《祭侄文稿》、怀素的《自叙帖》等几件台北故宫的借展展品,引起了公众的关注,关注的点在于有1400年历史的“天下第二行书”颜真卿《祭侄文稿》是否应该借展去东京?且如此重要的作品借展,截止至2018年11月底双方未谈定日本博物馆方面的“回馈”展品。

台北藏颜真卿《祭侄文稿》借展日本合适吗?

颜真卿《祭侄文稿》(局部)

据台湾地区《联合报》报道,《祭侄文稿》和《自叙帖》都经“文资法”核定为“国宝”,等级比核定为“重要古物”的翠玉白菜还高。考虑到书画的脆弱性,台北故宫博物院1984年起陆续精选出70件名作列为限展品,规定每次仅能展出42天,展后须休息三年以上,其中就包括上述两件文物。

也就是说,同范宽的《溪山行旅图》、苏轼的《寒食帖》、黄公望《富春山居图》一样,这两件展品在台北故宫都难得一展,可以说“展开一次,伤害一次”。

据称,公众除了在文物的价值和保护上予以反对外,在文物内涵上,颜真卿的《祭侄文稿》赴日展出,也让公众有所不忍。

颜真卿《祭侄文稿》是在“安史之乱”爆发时,平原太守颜真卿联络其从兄常山太守颜杲卿起兵讨伐叛军。次年正月,叛军史思明部攻陷常山,颜杲卿及其少子季明被捕,并先后遇害,颜氏一门被害30余口。唐肃宗乾元元年(758年),颜真卿命人到河北寻访季明的首骨携归,援笔作文之际,悲愤交加,情不自禁,一气呵成此稿。

台北藏颜真卿《祭侄文稿》借展日本合适吗?

颜真卿《祭侄文稿》(局部)

此外,遗失了近百年的北宋李公麟所画《五马图》出现将出现在第五章“颜真卿在宋代的评价——尊重人性和探索理念”里。此卷自清代末代皇帝溥仪以赏溥杰名义盗运出宫后,至今已近百年;流入日本后曾被藏家宣称毁于二战战火。如今突然露面,成为东京国立博物馆展品,令人又惊又喜。而《五马图》真迹究竟如何,待东京国立博物馆“颜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笔”特展上揭开。

台北藏颜真卿《祭侄文稿》借展日本合适吗?

北宋 李公麟《五马图》局部(珂罗版)

据台湾媒体报道,由于《祭侄文稿》的文物价值和所表达的情感,让公众对《祭侄文稿》赴日展出有所非议。其二则为《祭侄文稿》、《自叙帖》这样的重宝出境借展,是否合乎法定审核程序。

对此,台北故宫博物院回应称“这是在三年前冯明珠院长时期就谈定的交流展”,但遭冯明珠否认称,“拿出合约来看看”,经她查实,《祭侄文稿》外借东京博物馆是前任院长林正仪在2018年5月敲定的。
2019-04-15     浏览人次:

 
 
 
 

本站关键字::七分阁,名家画网,名家书画网
Copyright @ 2014-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七分阁书画信息网 版权所有